没有人能够真正懂你

01

我的大表妹人长得漂亮。从小受尽宠爱。长大后更是追逐者众。她交了几任男朋友。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她说,她要找一个灵魂伴侣,可最后碰到的都是些凡夫俗子。他们只想进入你的身体,从未想过走进你的内心。

大表妹讲这些的时候,斜躺在沙发上,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她开始吐槽男朋友小山的不是。前两天她一个人在家看恐怖片,看完后觉得满屋子都是鬼,怕得要死,差点哭起来。她就给小山打电话。

小山说,你要是怕的话,你就把狗狗抱着啊。那样会好一点。

大表妹对我说,表哥,当时我觉得我随时要被恶鬼撕碎了。他却跟我说抱着狗狗就好了,那么,我要他做什么。他根本就不懂我。

我告诉她说,不要想着有人能真正懂你。这世界没有哪个人能真正地懂另外一个人。人与人的经历不同、阅历不同、生活环境也不同,所以沟通起来很困难。他现在是你男朋友,但过去的二十多年是陌生人。别说他了,就是你亲娘,都没法懂你。她无法理解你莫名其妙的小脾气。

所谓的灵魂伴侣,跟你在恐怖片里看到的鬼一样,到处嚷嚷得厉害,总以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其实又有多少人看到过呢。

不光你们小姑娘,每个人的心思都是弯弯绕绕的。曲折而又复杂。有时候尝试表达自己,想找一些词汇,来形容自己乱麻一般的情绪,结果发现并不会表达。只会说“你懂的”。这也是“你懂的”为什么会成为流行语的原因。

可是,你自己都说不清,别人还懂个鬼啊。你以为别人能懂的,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懂。

02

小时候有什么事,我都喜欢跟妈妈讲。因为爸爸通常对我这种小屁孩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

那个时候我是个小话痨。每天回家都是拉着妈妈讲学校的事情:王小虎今天穿了件红衣服,像个女生一样。胡美娟说从今往后她再也不跟我玩了,因为我把她的橡皮送给石佩佩了。

我把我的世界里的细枝末节都讲给妈妈听。妈妈每次都是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耐心地听我讲完。我觉得妈妈比爸爸聪明多了。她更懂得孩子的世界。

有一天放学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我和王小虎吵了起来,后来打了一架。王小虎发育得早,比我高一个头。毫无意外,我被他摁在地上狠狠地揍了一顿。我灰头土脸跑回家,见到妈妈后就哭了起来。告诉她,她儿子被王小虎揍了。

可妈妈却不信,她坚信我一定是自己调皮,在哪里玩疯了,把衣服弄脏了,怕被她骂,才故意编借口骗她。

那个时候我几乎是怒吼着告诉妈妈:我没有骗他,我是真的被打了。你不帮我出气可以,但你不要冤枉我。

可是妈妈根本无视我的怒吼,直接把我的衣服扒光了。把我拎到卫生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好好冲了一遍。

当水流淌过眼帘,我哭了起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发现妈妈并不懂我。

后来我还旁敲侧击地试问了妈妈,发现虽然我每天给她讲了这么多,她竟然还不知道我喜欢石佩佩。

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有懂我的意愿。而我还告诉了她全部的细节,结果她还是不懂我。

那一刻起,我就开始觉得,这个世界可能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懂我。哪怕她从小看着你长大,哪怕她知晓你生命的每一个细节,都不行。那我们又如何去苛责旁人呢。

03

大表妹听完后,耸耸肩说,我觉得我妈也不懂我,天天就知道催我找对象。我虽然没有在朋友圈里秀恩爱,但是也或多或少地透露了一点信息。她都没有看出来我已经恋爱了。

我说,那应该是因为姨妈不怎么玩朋友圈吧。

大表妹说,道理虽然明白了,现实却让人难受。一个可能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竟然一点都不懂我,总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我说,那天晚上,后来小山结果还不是去找你了,至少他还有行动。

大表妹说,后来来了有什么用。我最怕的那个时候,他却让我去抱小狗。时间点不对,味道就变了。就像演相声,我抛一个梗,你当时没接住。过了大半天,你跑过来告诉我你想到了,那又有什么用。不过,小山后来来找过我,你怎么知道?

我告诉她说,那天晚上你怒气冲冲地挂完电话后,小山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了。马上打电话来咨询我。其实从你们刚开始好的那会儿,他就经常来找我聊天。了解你的过往,询问你喜欢的是什么,讨厌什么。想从我这里多了解你。从那个时候他就存了我的电话,有弄不懂的时候就会Call我,把我当成了幕后的军师。

其实我觉得,当你发现这世上没有人能够真正懂你。没必要伤心,更不必绝望。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他知道他不懂你,但是他有意愿去懂你,去了解你。而且,他还知道人与人之间很难懂得彼此,所以他不懂你,但他不会不懂装懂,随便给你下判断。只要做到这两点,就已经很好了!

04

大表妹眼眶红了。显然她同意了我的见解。

过了一会,她又笑了。说,其实你这个军师也挺差劲的。你以为我打电话,就是想让他过来陪我啊。我才没那么娇气呢。我只是想让他告诉我,那天我们一起买的芒果布丁他放在哪了,只要有美食,还有什么可怕的。

而且,那天晚上我没有洗头,我的原则是不洗头不见人。所以我是非常不希望她来的。所以说,你以为你懂我,其实你也是理解错了,反而还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那晚他来了以后,我都来不及洗头。我只好戴个头套。后来一想,既然头套都戴了,干脆再敷个面膜。当我跳出去的时候,差点把小山吓得半死。太好玩了!

所以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地认为你真正地了解别人。你的妄断只会让别人反感。

听了表妹的话后,我想起后来长大后,我和老妈聊到当年那一段时的情景。妈妈听到我的冤屈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她说她当时看我那熊样,就知道我是被王小虎给揍了,而且还是我故意惹人家。因为通过每天的聊天,她就知道我早就看王小虎不爽了。

但是她还是故意装作不信,怕我会因此觉得有恃无恐,反正有大人撑腰,更爱惹事生非。所以她只是找王小虎爸爸谈了谈。并没有让我知道。

我的心底涌现出一股暖流。我继续问她,那你知道我喜欢石佩佩的事吗?

老妈当时一听眼睛都亮了,说,怪不得那会儿你老提人家石佩佩,我还纳闷呢。原来还动这心眼啊。你这小免崽子,这么小就心术不正啦!你以前口口声声说去她家做作业,都去干啥去了?!

我:……

05

很久以前,我就发现,这世上没有哪两个灵魂能够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契合。这曾一度让我悲观失望。所以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希望有人能看穿我,理解我。走入我的内心,共同感受那些生命里的小感动。

可是我现在不了,我并不希望有人能够真正地看透我。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和小故事,被人看得太透,会招致讨厌。毕竟没有人能够像自己那样肆意纵容美化自己的缺点。

孤独,反而是安全的。我不奢望她能感知我每一刻的感受,只要她愿意花心思去了解,愿意去聆听,就很好了。

这个时候我收到大表妹的一条微信。她说刚才和小山从电影院出来,天空忽然亮了一下,抬头一看,一个个大大的明亮的烟花在头顶绽放开来。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我转身看了看小山。他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但是半秒之后,他也跟着我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一刻我觉得,虽然他不能懂我,但能陪我一起开心,就挺好的。


作者:韩大茄,悦读专栏作者,土建造价工程师,白天搬砖,晚上写作,不鸡汤,也暖胃。微信公众号,下班啦(xiaban88),微博@韩大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没有人能够真正懂你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