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文 / 温斯顿·丘吉尔

1940年5月底,英法联军在德军进攻下被逼至位于法国东北部的港口小城敦刻尔克,并在此展开名为“发电机”计划的军事撤退。从5月26日至6月4日,共有33.8万盟军成功穿越德军的炮火到达英国。

在这一非常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承受的压力与期待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讲述了敦刻尔克撤退期间,英法两国高层人物军事交涉中的若干细节。

为了保持个人接触,避免产生误会,我必须在5月31日飞往巴黎,参加盟国最高军事会议的一次例会。与我同机前往的有艾德礼先生、迪尔将军和伊斯梅将军。我也把5月30日从巴黎带着最新消息飞回英国的斯皮尔斯将军带去了。

这位优秀的军官同时也是一位议员,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就是我的朋友。作为法军左翼和英军右翼之间的联络官,他在1916年曾带我巡视维密岭,并介绍我与法国第三十三军司令法约尔将军结识。他的法语口音非常好,而且袖上有五条受伤荣誉带,所以此刻正是用来处理我们两国之间值得焦虑的关系的适当人物。

当法国人和英国人一起遇到麻烦,发生争论时,法国人总是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十分冲动,而英国人则显得很迟钝,甚或显得粗鲁。但是斯皮尔斯却能够很从容有力地与法国枢要人物谈论,在这一点上,我还没有见过什么人能比得上他。

我们这一次未去外交部,而是到圣多米尼克街陆军部雷诺先生的办公室。艾德礼和我发现出面与我们会晤的法国内阁阁员只有雷诺和贝当元帅。这是贝当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的会议中,这时他是最高军事会议的副主席。他穿的是便服。我们的驻法大使、迪尔、伊斯梅和斯皮尔斯与我们一起出席,代表法国出席的是:魏刚、达尔朗、雷诺私人办公室主任德马尔热里上尉和法国战时内阁秘书博杜安先生。

第一个问题是挪威的局势。我说,英国政府经过充分考虑后认为:应当立即从纳尔维克地区撤退。我们部署在那里的军队、驱逐舰和一百门高射炮,在其他地方极端需要这些,因此,我们提议从6月2日开始撤退。英国海军可以把法国军队运送回国,可以护送挪威国王和任何愿意到法国来的挪威军队。雷诺说,法国政府同意这一措施。一旦与意大利开战,地中海上将急需这些驱逐舰,把一万六千人投入埃纳河和松姆河战线上也是很有用的。这个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英军绝不先上船

接着,我就转过话题谈到敦刻尔克。法国人对北方兵团的情况似乎知道得并不比我们多。当我告诉他们已经撤退了十六万五千人,其中有法军一万五千人时,他们都大吃一惊。他们自然注意到,撤退的英军人数显然多于法军撤退的人数。我解释道,这大部分是因为在后方有许多英军行政单位,这些单位的人员能够在战斗部队从前线撤下来以前先行登船。此外,还由于法军到现在还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我来巴黎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要确知:发给英军的命令是不是也同样发给了法军。

现在防守中央阵地的英军三个师可以掩护所有的盟国军队撤退。这一部署以及海上运输,是英国为弥补盟军现在必然遭受的重大损失而做出的一种贡献。英王陛下政府已感觉到,在情况危急的时候,有必要命令戈特勋爵撤出战斗人员而将伤员留在后面。如果现在这个希望得以实现,便可能撤退二十万身体强健的士兵。这几乎是一种奇迹。四天以前,我还不敢担保能超过五万人。我反复谈到我们的装备遭到的惨重损失。雷诺对英国海军和空军备加赞许,我对他表示谢意。之后,我们相当详细地谈到了怎样重建英国在法国的部队。

同时,达尔朗海军上将草拟了一份给在敦刻尔克的海军上将阿布里亚尔的电报:

1.你指挥的几个师和英军司令指挥的几个师应在敦刻尔克周围据守一个桥头阵地。

2.当你确实认为桥头阵地外没有军队能够向登船地点前进时,防守桥头阵地的队伍应立即撤退并登船,让英国军队先上船。

我立刻插话说,英军决不先上船;英军和法军应按同等数字撤退——“挽臂同行”。英军要担任后卫。大家都同意这一点。

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电影《敦刻尔克》中在海边等待救援的士兵们

我们接着便谈到意大利。我阐述英国的意见说,如果意大利参战,我们就应以最有效的方式立即迎头痛击。许多意大利人反对战争,应当使所有的意大利人明白战争的残酷性。我建议说,我们应当空袭由米兰、都灵、热那亚三城市构成的西北部工业区的三角地带。雷诺同意同盟国必须立刻出击;达尔朗海军上将说,他已制定了一项计划,由海、空军轰炸意大利石油供应系统,意大利的石油大半储藏于法意边境与那不勒斯之间的沿海一带;对必要的技术上的磋商也做出了安排。

随后我表示我的愿望说,我最近组成的政府中应有更多的阁员与他们对等的法国内阁成员彼此尽快地熟识。例如,我希望劳工大臣和工会领袖贝文先生访问巴黎。贝文先生表现了卓越的能力,在他的领导下英国的工人阶级现在放弃的假日和特有权利,比上次大战中放弃的还多。雷诺热诚地同意了。

我们都要战斗下去

在约略谈到丹吉尔和使西班牙置身战争之外的重要意义以后,我讲了一下总的形势。我说:盟国必须以毫不退缩的态度来对付一切敌人。美国已被最近的事态激怒起来了,即使他们没有参战,但很快就会大力援助我们。如果敌人入侵英国,那时美国产生的影响就更为深远了。英国不怕入侵,每一个大小村落都将进行激烈的抵抗。英国军队只要满足了本国的基本需要,余下的就可交给它的同盟国法国使用。

我绝对相信,我们只能将战争进行到胜利。即使我们当中有一个被击败了,另一个也决不可放弃斗争。如果英国本土遭到浩劫,化为一片焦土,英国政府便准备从“新大陆”发动战争。如果德国击败两个盟国中的一国,或两国都被击败,它是不会对我们表示仁慈的;我们将永远沦为附庸和奴隶。宁可使西欧文明及其全部成就走向悲惨而壮烈的结局,也不可让两大民主国家苟延残喘,被人剥夺所有一切值得为之生存的东西。

艾德礼先生接着说,他完全赞同我的意见。“英国人民现在已意识到他们所面临的危险,并且知道,一旦德国胜利,他们所建立的一切事物将被破坏无遗。德国人不仅杀人,而且也要消灭思想。我国人民所抱的决心是他们历史中前所未见的。”雷诺感谢我们所说的这些话。他确信,德国人民的士气并不像他们的军队获得暂时胜利时所表现得那样高涨。如果法国在英国的援助下能够守住松姆河,如果美国工业能补充我们军火的不足,我们就能确保胜利。他说,他对于我重申的保证——如果一国战败,另一国决不放弃斗争——是很感激的。

正式会议至此结束。

当我们离开会议桌以后,在重要人物中有几位在凸窗那边以异样的神情在一起谈论。其中为首的是贝当元帅。斯皮尔斯跟我在一起,帮助我用法语谈话,并发表他自己的意见。那位年青的法国人,德马尔热里上尉,说要在非洲打到底。但是贝当元帅的态度显得不置可否,而且很阴沉,使我感到他要单独媾和。除了他所用的语言以外,他的人品、他的威望、他善处逆境的从容态度,对于迷信他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影响。

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丘吉尔做出“V”字手势

有一位法国人,我记不清是谁了,很婉转地说,军事上继续不断的失利,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候迫使法国修改它的外交政策。说到这里,斯皮尔斯马上站出来,冲着贝当元帅用很地道的法语说道:“元帅先生,我想你明白,那不就是意味着封锁吗?”另外一个人说道:“那也许是不可避免的。”接着,斯皮尔斯冲着贝当的面说:“那不仅意味着封锁,还有轰炸被德国人占领的所有法国港口。”我非常高兴他把这点说了出来。我唱着我经常唱的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论什么人掉了队,我们都要战斗下去。

“发电机”计划完成

又是一夜的小规模空袭,翌晨我就离开巴黎了。我一回国,就发出下面这封电报:

首相致魏刚将军

1940年6月1日

撤退的最后关头已经临近了。五个战斗机中队几乎是轮番出动,未尝间断,我们力所能及的已止于此,但是今晨被炸沉的舰只已有六艘,其中有几艘满载军队。大炮的火力只威胁着实际通行的航道。敌人已逐渐逼近缩小了的桥头阵地。如果要坚持到明天,我们可能损失无遗。如果今夜撤退,虽然要损失许多人,但是也必然能救出许多人。现在桥头阵地上法国能作战的部队,并没有像你所说的那样多,并且我们怀疑留在那个地区的人是不是有那么多。海军上将阿布里亚尔在碉堡中不能完全判明情况,你也不能,我们在这里也不能。因此,我们命令桥头阵地英国防区司令亚历山大将军与海军上将阿布里亚尔共同会商,作出判断:是否可以守到明天。相信你会同意。

在5月31日和6月1日,敦刻尔克的战事虽未结束,但已到最后的高潮。两天来,在英国平安登陆的士兵已超过十三万二千人,其中将近有三分之一是在猛烈的空袭和炮火下用小船从海滩撤出来的。

6月1日,清晨起,敌轰炸机拼命轰炸,每当我们自己的战斗机必须飞回加油时,它们便乘隙而来。敌机的袭击使密集的船只遭受101严重的损失,几乎等于上个星期损失的总和。单单这一天,由于空袭、水雷、快速鱼雷艇的袭击,或其他不幸事故而沉没的船只就有三十一艘,被击毁的有十一艘。在陆地上,敌人增加了他们对桥头阵地的压力,他们竭力想冲进去。他们遭到盟国后卫部队的拼命抵抗,被全部击退。

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凤凰壹力图书《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在最后阶段,撤退工作便进行得很熟练和严密了。这是第一次能够事先作好计划,而不像过去那样临时看情况办事了。6月2日拂晓,约有四千英军配备着七门高射炮和十二门反坦克炮与相当数量的法军坚守缩小了的敦刻尔克外围阵地。撤退工作现在只能在黑夜进行,海军上将拉姆齐决定把一切可以利用的船只在当夜一起调到敦刻尔克港。除拖船和小艇外,包括十一艘驱逐舰和十四艘扫雷艇在内的四十四艘舰只于当晚从英国出发。四十艘法国和比利时船只也参加了。在午夜以前,英国的后卫队就上船了。

然而,敦刻尔克的战斗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我们打算在那天夜里撤退更多的法军,其人数要大大超过他们自己提出的要求。结果是,当我们的船只(其中有许多还是空的)要在拂晓撤退时,还有大量法军留在岸上,其中有许多还在与敌人接触中。必须再作一次努力。尽管船员这些天来不断工作,没有休息,已经弄得精疲力竭,但他们还是响应了号召。

6月4日,有二万六千一百七十五名法国士兵在英国登陆,其中二万一千多人是英国舰只载运的。不幸的是,有几千人留在那里没有撤走,他们在愈来愈缩小的桥头阵地里一直战斗到4日早晨,这时敌人已经进入该城外围,他们的力量已经用尽了。他们英勇地战斗了许多天,掩护他们的英国和法国同伴撤退。他们要在俘虏营里渡过今后的岁月。让我们记住:要不是敦刻尔克后卫部队的坚持战斗,我们在英国重建一支保卫本土和争取最后胜利的军队的工作,就会大受挫折。

最后,在6月4日下午2点23分,海军部在法国同意之下宣布“发电机”作战计划现已完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丘吉尔: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