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

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

01

每逢周末在家休息,东铭总能一觉睡到下午。若不是楼下那位老奶奶在过道用简陋的厨灶烧水,浓烟挤进家里的话,他还能睡得更久些。

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出门买菜,路上时常看到小区里的孩子到处跑,上了年纪的大爷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稍窄的街道两边是鳞次栉比的旧居民区,虽然菜市场和小区只隔了一个街道,他却宁愿多费些脚程,绕到超市去挑选保鲜膜裹着的包装精美的瓜果蔬菜,虽然这比在菜场要贵很多。

同样的两个西红柿,菜市场最多不过三四块,超市要贵上两倍,两者的差价足够他在公司楼下买份鸡蛋灌饼。

情欲来时太猛烈,退潮的时候太落寞了,东铭已经数不清熬过了多少这样的周末。奇怪的是自从与露露分开后,这些食材的价格他仍旧记得很清楚。一直以来,东铭都很厌恶且难以忍受菜市场脏污的场面和鸡鸭鱼肉的血腥味,不喜欢和商贩讨价还价。他只负责牵着露露的手,告诉她买什么就好。

在一起时的人间烟火都很迷人,只可惜东铭已经很久未曾体会过。

02

在一起的时候,露露经常带东铭去美食街横扫各大美食、小吃,然后带回到居住的小房间。当初他们选择在这里租房,无非就是租金便宜。一室一厅,每月加上水电费房租2000多点,对他们这种刚工作不久的上班族来说,它很实惠。

可是,卧室玻璃仍旧不能隔绝清晨外面马路汽车的轰鸣声和喧闹的人声。东铭看着露露扯过被子蒙住耳朵,蜷缩在床的一侧。

“睡吧,再睡会,昨晚你加班回来太晚,再多睡会吧。”东铭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只能轻轻把露露搂过来,露露便顺势枕着他的臂膀继续补觉。

窗外的喧嚣声变得更加喧嚣起来,东铭看着怀中的女孩子,忍不住在她皱着的眉头上亲了一下,露露闭着眼睛笑出声来:“哼,你偷亲我。”然后将东铭抱得更紧。

最幸福的时刻是每周六夜晚,因为露露那天一定会在家等东铭下班回来。东铭喜欢按响门铃听她穿着拖鞋来开门的声音,扑过来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然后两人一起去拥挤的菜市场里挑选蔬菜,和肉贩子讨价还价。

那些心酸却美好的日子教会了露露这个喜欢安静的姑娘,在聒噪的菜市场呆上十几分钟,只为了买到新鲜划算的各种菜品;教会了原本怕麻烦赖在沙发上叫外卖的她,周六下午就开始上网查询食谱变着花样为东铭做些好吃的饭菜;教会了衣着光鲜在市中心CBD上班的精致姑娘,忍着脂肪油腻的触感,切生姜淋热油撒葱花去腥。

他们会因为菜的好吃而哄抢,或为不好吃而耍赖。两人会把厨房当做爱的练习场,在餐桌上一起唠叨一起抱怨,那时候露露经常玩笑着对东铭说:“顺着男人的胃,就能走进他的心。那么,我现在有没有走进你心里啊?”

“没有。”东铭头也没抬,“你早就住进来了,不需要走。”

露露对他甜甜一笑,拉过他的手望向东铭,眼睛满是爱情的甜蜜。然后,露露夹起红烧肉,放在了东铭碗里。于是他借着饭菜诱人的香味,贴身向露露索求一个缠绵的吻,甚至一场声色犬马的性爱。

爱情常常就是两人在一个小屋子吃顿饭那么简单,重要的不是吃喝,而是能在一起懒洋洋地消磨时光。只是这些藏在这个蜗居里的时光,最终让他们无奈地懂得它并不现实。

03

露露的闺蜜结婚了,邀请他们去新房吃个饭。闺蜜带露露参观家里的装修,听着她滔滔不绝一脸幸福的介绍,露露站在一旁,乖巧、礼貌又不知所措。东铭和闺蜜老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闲聊,看着露露艳羡的眼神,东铭难受地被烟呛了一口。

饭桌上闺蜜问露露:“你们俩什么时候买房结婚啊,总不能一直租房住吧。”露露侧过来抱着东铭的腰,笑着说:“快啦快啦。”

闺蜜还等着东铭的回答,露露搂着东铭腰上的手力道重了几分。他没有多聊,因为只有东铭看到露露眼里憋着委屈的泪水,见不得她难过。

回到家后东铭问露露:“你羡慕吗?”

“当然羡慕啦,毕竟是婚房嘛。”她脱口而出。

东铭有些愧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露露察觉到他的异样,赶紧转了个话题:“下周他们要来我们家吃饭,我看今天的饭菜一点都不合你胃口,等下次来我让他们好好见识下我的手艺。”

其实,哪里是饭菜不合胃口,只是东铭没心思吃下去,满脑子都是给她一个家的想法。他叹了口气:“和我在一起,你觉得委屈吗?你看我现在连房子……”

“不委屈啊,你对我好就行了。”

“假若我以后都买不起房子,你会不会后悔?”

“不会啊,这样每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就蛮好的。你只要一直对我好,问心无愧就好啦。”

傻瓜,倘若我问心有愧呢?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是怕委屈你。若是不能给你幸福,给你一个家,将来我会比你更自责。

“我爱你。”东铭说。

露露笑了笑,“我累了,”然后趴在东铭胸膛上睡着。他听着露露的呼吸声,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一直以来东铭都坚信,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必须是露露。东铭以为对她说出的那句“我爱你”很重要,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什么区别,有些事是会变的。

04

露露父母想要见见东铭,于是他陪露露一起回了趟老家。叔叔阿姨的意思是让他们早点买房结婚,不想再继续耗下去。

东铭说:“再等等。”

“等等等,我女儿还能等几年。”阿姨很生气地质问。

是啊,露露都把最好的青春给了他,他还要让露露等多久呢?那天露露抱着妈妈哭得泣不成声,东铭嗓子哽咽得说不出任何话来安慰。

“不如,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我想在家休息一下。”听着露露的话,东铭也不再拒绝。

东铭打算开车回去,露露非要下来送他一程,一时之间车内陷入安静中。

露露确实有些疲惫,靠着副驾驶的椅背上眯眼很快陷入沉睡。东铭摇了摇头长舒了口气,看着前一刻还说要陪他说会儿话,下一刻就酣然入睡的小女人。他帮露露缓缓放下座椅,想让她睡得舒服些。

上高速前东铭喊醒露露,她抱了抱东铭,说,“等过段时间,我去找你。”

东铭等了一个月,没有收到露露的消息。有天东铭回到家,露露留了张纸条:

“我不想再等了,我把我的东西都拿走了,就这样分开吧。还有,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自己,要开心快乐。厨房只有两个鸡蛋,我帮你煮了溏心鸡蛋,记得吃。”

东铭安静坐在客厅等了她一小时,然后吃完了两颗溏心蛋,露露还是没有出现,那个说要住进他心里的姑娘真的走了。

东铭给露露打了电话,听到的只是机械的重复声。又给露露发了微信,显示东铭已经不是她的好友。露露真的把东铭丢了,还把存在过的痕迹全部消除,东铭再也找不到任何拥有过她的证据。

05

上个月东铭刚买了房,售楼部的小姑娘和他闲聊:“先生,您一个人来的吗?是只签你一个人的名字吗?”

东铭签名的手有些抖,原本露露的名字也会在上面。如今他一人住在装修好的房子里,莫名有点惶恐不安,害怕再也遇不到这么喜欢他的人了。

他曾认真地爱过露露,如今时间快让他忘记了她的模样,她的声音,甚至与她相关的事情也快被时光消磨殆尽。没有来得及拥抱,也未曾来得及道别,露露便从东铭的生命中一点一点地消失。

06

新家住进去的第二天,对门邻居是一对夫妻,邀请东铭去他们家吃饭。东铭看着他们在厨房忙碌,闻着油烟味,想起那时的露露也是这样。

大哥说:“有个家真好。”

“行啦,以后天天回家给你做饭。”大姐一脸幸福地挽着他的手。

东铭突然一个激灵,关于露露的回忆纷至沓来被强制塞进脑子里。那句话东铭羡慕了很久,他心想,如果你还在,我们一定也会是这样的吧。

分开后露露说的东铭都做得到,包括分手。可是露露说要他以后要开心快乐,东铭真的做不到。他不喜欢做饭,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做的饭菜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很难有所长进了。因为他知道始终比不上露露,所以就懒得动手。他总是想得太多,提前下结论,自以为能在她身边就是他真正的心愿。

东铭慢慢习惯了自己在家做饭,却发现饭菜总少了些味道。他若无其事觉得自己还有爱人的能力,可一旦要真的去爱谁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她。后来他明白了,不是食材不对,不是做法不对,是人不对,是两个人吃饭会比一个人要好吃。

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没你的世界我过得不错,可如果你在,那旧世界想必也不差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