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脆面世纪争霸:一面功成一面枯

© 蹦迪班长

许多年以后,你站在大超市的干脆面货架前,定会想起在老家楼下小卖店拆开那袋小浣熊的下午。那是激动人心的一刻,拆开小浣熊的包装后,你并没有着急撕开调味包,你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面饼与包装袋夹着的卡片上,你的心跳、你的血液循环,都为之加速。

“我X!潘金莲!我齐了!我齐了!”你紧握拳头,使劲挥动,加速走出小卖店,门口有风吹过,胸前鲜艳的红领巾随之飘扬。

你不是一个人。那时的中国,有数千万红领巾少年与你一样,为了干脆面里的小卡片而疯狂。为了集齐卡片,几千万少年在至少两年的时间里,不间断地啃干脆面这种成分80%以上为碳水化合物(包括油脂)的零食。

十几年后,回想起那时的狂热,这些已经奔三、奔四的人们依然觉得很美好、很值得回味。

现在,你站在大超市的售货架前,看着这些花里胡哨的干脆面,你用1天工资就能买它几百袋,可你只会觉得一切是那么无趣。没办法,那场始于上世纪末、终于本世纪初,数千万人卷入其中的干脆面大战,已经过去太久了。

一、历史的呼唤

这世界上本没有干脆面,干吃方便面的人多了,它就诞生了。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方便面的干吃方法在红领巾少年们之间流传。

虽然干吃不如泡着吃,更不如煮着吃,但却架不住“省事”:捏碎面饼,撒上调料,握住袋口晃几下,就可以开吃了。

90年代早期,北京地区流行干吃龙潭方便面

聊起零食的时候,红领巾少年们会分享一些干吃方便面的经验。哪个面饼口感好,哪个调料味道好,调料该怎么撒、撒多少,他们都有系统而深入的研究。

But,这么个吃法啊,是不可持续滴。一个是太咸了,不能总吃,这是次要原因;再一个是太贵了,太败家了,这是主要原因。

你想想,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还是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呢。而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一袋要2块多,在那会儿都快能买1斤猪肉了,结果让你咔咔几嘴当零食给嚼了。总这么干,你爸你妈肯定来气,一来气就想揍你。

历史在呼唤英雄站出来,“重新发明方便面”。

90年代的康师傅与统一方便面

康师傅和统一先后于1991年、1992年进入内地市场,这两大方便面巨头在海峡对岸早已是家喻户晓,自然不会放过在内地市场赚大钱的机会。

于是在90年代中期,俩大巨头纷纷推出用于干吃的方便面——干脆面。当时中国有着2亿左右的青少年,面对这么大的市场,俩大巨头必将火力全开,砸资本、比技术、拼创意。

一场轰轰烈烈,精彩程度不亚于美苏冷战的干脆面战争,就这样拉开序幕。

二、先笑起来的小虎队

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康师傅和统一的干脆面并没有单独的名字,都是叫“康师傅方便面”和“统一干脆面”。

最早的康师傅与统一干脆面,都还没有独立的品牌

但很快,俩大巨头发现想迅速地抢占干脆面市场,不能照搬方便面的老一套方法。

这是一个专门面向青少年的细分市场,干脆面要有新IP,新玩法。于是,统一把自己的干脆面起名叫“小浣熊”,康师傅命名为“小虎队”。两家都为这俩品牌设计了虚拟卡通形象。

有了新品牌后,小浣熊与小虎队的广告开始在内地各大电视台进行猛烈的轰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干脆面世纪争霸:一面功成一面枯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