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版本一代神

一代版本一代神

© 岛上十点

01

在2014年以前,你要是夜里开上广深高速,会发现车主们大多是外地牌照,趁着夜幕行色匆匆。车外头是孤魂野鬼,车里头昏黄灯光,大家各有躁动的心事。

再转一转,拐进乡镇,路两边是杂草丛生,路面也破败不堪,但路边的小店却生意不错,更振奋人心的是,明明在荒郊野岭,时不时却能在荒无人烟的路边,赫然看见一座座金闪闪的酒店,好似是从天而降,像是沙漠里的露天泳池,惹得车里男人们心驰神往。

看似神迹的背后,没想到后来才一年不到,央视曝光了东莞扫黄,这里鸡飞狗跳几天,便再也没有了这样的光环。

树挪死,人挪活,那几日人们连夜大批跑去香港了,剩了的没跑的正在发愁。好在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想到直播的风口又起,有人上了这趟车大浪淘沙之后,凭借着讨好顾客的莞式标准、一身本领,非但不用遭受皮肉之苦,却财源广进,源源不绝,有的竟还洗白成了正规军。

东莞早已不再是那个东莞,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的日子到了头,遥想起大学毕业时班主任离别前有过一句发自肺腑的呐喊:年轻人啊,往钱多的地方去。

这句话振聋发聩,惊醒了趴在桌上睡觉的我。

02

人要是经历的周期越多,越会发现一件事情,周期是不公平的,机遇像浪潮一样涌到各处,把一批人抛起来,也把一批人按下去。但是年轻时经历的周期还太少,往往不能评估自己所在的位置。

打个比方,我们拿游戏来说,游戏的版本迭代,就是一个个典型的周期循环,一代版本一代神。

玩家对游戏的认知有一个歧义,尤其是竞技类游戏,总觉得平衡性老有问题,今天觉得中单法师太强,明天觉得下路ADC太弱,设计者每个版本都会进行大量的平衡性改动,但是游戏始终不会完全平衡,LOL今年都八年了,比赛上场时还是有固定的英雄池。

平衡性真的这么难做吗?

其实并非如此,首先我们要知道一件事情,游戏设计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平衡,而是为了有趣。你不会听到哪位设计者跑出来炫耀:我们游戏世界第一平衡。但是大家都在争论谁的游戏性更有趣。

想要平衡很简单,剪刀石头布的猜拳游戏就非常平衡,但是它远不够有趣,甚至说绝对的平衡本身就是一种无趣。

在有趣的前提下,我们兼顾平衡性,甚至哪怕没那么平衡,也没有太大关系。游戏设计是一个结果为导向的工作方式,这就决定了因为目的是有趣,所以结果完全不一样。

甚至为了有趣,设计者会有意的破坏平衡。

同个版本日复一日的玩,新鲜感早就大不如前,所以才有了每年的大版本玩法迭代,今朝法师成为主流,明天玩家开发出射手才是核心,不管是装备符文还是天赋,设计者永远在宏观的调控核心玩法的乐趣点,目的就是让大家年复一年的感受到另一种有趣。

游戏是如此,生活也是这样,社会也有版本、也会迭代,迭代的目的同样自然也并非是公平,而其实是谋发展。

03

政策上的版本迭代有很多,就比如从投机倒把罪迭代到私营经济个体户。

瓜子在八十年代,属于国家二类产品,由供销社控制,属于统购统销物资,每年只有春节的时候发票供应,一家里三五口人才能买个一两斤过年,其余时间整年都没有投放,而个人经营就属于投机倒把罪。

安徽芜湖的年广久就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原本在芜湖靠贩鱼维持一家五口的生计的他,却因为29岁改行炒瓜子,做出了傻子瓜子这一品牌,赚到了四十年前的一百万。

白天卖瓜子,晚上用麻袋数钱,钞票潮了发霉了,几万块就晾晒在屋顶,被当地领导见着才被提醒:“你脑袋不想要了?”,这才赶忙把钱收起来。

从投机倒把罪到个体户,年广久经历的是怎样一个版本?

八十年代一千七百万知青返城,农村改革向城市转移,而国企下岗越来越多,这个版本最急需解决的是就业问题。

在那个报纸都在争论论资还是论社的年代,按照马克思的《资本论》,年广九剥削的是工人的剩余价值,成为了一个资本家不再参与劳动,靠卖瓜子就赚到了一百万,这在当时是要坐牢的大错。

“难道人吃人的社会又出现了?”

然而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则说年广久动不得:“农村改革初期,很多人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

一代版本一代神,年广久作为私营经济的代表人物,已然是那个版本的宠儿,就业的困难就摆在眼前,谁动他,就是动私营经济,就是和大版本对抗。

从少生优生到开放二胎,从先污染后治理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都是根据发展的目标不同而做的版本迭代,核心一直是发展,在发展的前提下,我们兼顾平衡。

04

既然顺应版本的优势这么强,那么如何找到自己在版本中所处的定位?

我在几年前弃坑LOL后,却有很长一段时间依然保持着看它版本更新日志的习惯。因为LOL的更新日志不太一样,设计者会花很长的篇幅来讲一讲: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分享为什么这么做非常有价值,这个价值远超于我去不断的玩这款游戏从而打磨自己的操作技巧。

技巧只能解决当前问题,决定一局的胜负,但是为什么这么做?让我能明白两件事:

1.这个版本,我处于什么位置,适不适合我?

2.他这么改,是想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有什么影响?

首先第一点,适不适合这件事非常有价值,因为一个人的命运,除了自己的努力以外,还要注意绝对不可与版本对抗。

李笑来在泄露的录音里说道,熊市里他在开专栏讲课写公众号,等到牛市来的时候,他就站在那,在币圈影响力比原来还大,瞬间就可以完成爆发,这就是等待了版本迭代。

而对抗版本往往没有好下场。如今各路电视盒子几百块的成本遍地都是,接上电视就可以打通各路平台的视听服务,而陈天桥早在2005就在打造盛大盒子,然而受限于当时的网络环境,连宽带都没有普及,盒子的成本也降不下来,盛大的网络迪士尼之梦伴随着十亿美元的斥资一起打了水漂。

勿与版本对抗,搞清楚自己在版本的所在位置。很多时候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只是在错的版本做了对的事。

搞清楚自己所处定位的价值还有许多。

前段时间我的朋友和我分享他的面试策略。他说面试本质上是一个互相博弈的过程,是一个双向选择,这一点很多人看不清楚,觉得对方要了自己就是谢天谢地,而实际上公司一方常常也是看似稳如狗,其实也慌得不行。

促成面试成功的最大因素,其实不只是面试者的个人能力,而是他和岗位的匹配程度。公司的成本也是有限的,在有限的钱里,找到最匹配的人,这桩买卖就成了。

你越能搞清楚对方的需求,就能明白合不合适自己,还能针对性的将自己打造成对方需要的版本,这事不选你选谁?

搞清楚位置,顺应版本而为。

第二点,了解对方想解决什么问题也是一个思考方式。

我曾经说过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在知识分工的体系下升级打怪,所以要先理解现代企业所谓知识分工的逻辑。

科斯定律很著名,讲的是资源并不天然的属于谁,而是在匹配成本足够低的情况下,谁用的好归谁,这是天然的资源优化配置方式。

从富士康组装下线的最新一代iPhone xs Max不属于流水线上的厂妹,从钻矿里开采的钻石不属于南非的黑奴。

如果我们把一个高薪的岗位看作是钻石,那么它本质上也是谁用的好就归谁。拥有它的最好办法,就是接近它,逐渐成为干的好的那个人。

当你一步步的模仿和理解你的上级,感受到了他的焦虑后,你就完全可以替他分担大部分内容。

只要我模仿的越来越接近它,按这个职位的要求来做事,那么我就会逐渐成干的的最好的那个人,职位只是手到擒来,哪怕在这里你没有机会,但是别人总会提供适合你的位置。

想要模仿,了解对方想解决什么问题,这就是天然的教材。

05

项立刚曾发过两个微博:

“不看新闻联播的一般是下等人,他们是不需要知道天下大事,他们也不会做大事,做大事的人在中国得看新闻联播。”

“下等人不但不看新闻联播,还玻璃心,最怕下等人这几个字,但他们永远就是渣,再玻璃心也是下等人。”

这两句话说的过于绝对与刺耳,看新闻联播的人茫茫多,九成九都并不能做成大事。做大事的可能看新闻联播,但是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更何况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在微博上骂声一片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骂归骂,但我们要知道一个技巧,看新闻联播的本质,其实并不是看新闻,更不是像段子手说的看国外的水生火热而我们一切祥和,而其实看的就是更新日志。我们时刻享受最新的版本迭代,从而有机会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版本。

这个版本,我处于什么位置,适不适合我?

他这么改,是想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有什么影响?

正所谓一代版本一代神,最强的武器是补丁,想通这两个问题,在版本的更新的长河中,我们也可以不再单纯的指望运气,或只是愚蠢的感叹时运不济了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一代版本一代神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