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庆幸你终于来了,在我差一点放弃的时候

一个女人一生会遇见很多种爱的形式,有些可以说,可以尽情释放,而有些却只能默默压制在心底,说出来只怕会万劫不复,连那份暗恋都无法再保留。

就像白子画如师父,对千骨谆谆教诲,多番爱护;东方彧卿如友人如知己,与千骨相处日久,感情日深;轩辕朗代表的是儿时青梅竹马的朦胧爱恋;杀阡陌像兄长像姐姐,对千骨有宠溺有怜惜;南无月则像弟弟像孩子一样需要千骨的照顾和爱护。

花千骨对师父崇拜仰慕,对杀阡陌撒娇任性,对蓝颜知己依赖信任,对少年的青涩之爱,对小月的疼惜之情。这是所有女人一生都可能会遭遇的几种爱的形式。但能够肯定的是,每个女孩心里面都藏着个神仙师父。

白子画的美好,正在于他不需要世俗的恭维谄媚,他不需要说会不会更适合当一个好相公,能不能给一个女孩幸福。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站在每一个女孩心底,更深深地扎根在花千骨的心里。

白子画就一直站在那里,站在每个女孩的心底。我们期盼他,可是永远无法靠近他,而宁愿自己是梨花瓣上沾染的那一点烟火红尘。
为了陪伴在他身边,小骨宁愿永不长大,永远保持着十二岁女童的身材,这样才能永远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叫一声“师父”。

瑶池初见,他是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而她偷偷混入,变作小虫趴在树上,却被风吹落于他的酒盏之中。
“不小心掉下来了吗?”他的笑淡然而又慈悲,那是她此生唯一一次见到,却是对着一条小虫。一年之约,拼尽全力,只为了有一天,能叫他一声师父。
“师父,你为什么收我为徒?”
他不语,只是将宫铃赠予她,轻抚她的头。
那漫天绯色中白得尘埃不染的身影,每日站在露风石上,俯瞰千山。
她发誓说,再也不会让他寂寞了。
可是绝情殿上的朝夕相伴、默然相守,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为了救他,她犯下弥天大错。然而……
“错了就是错了。”他淡漠依旧。
八十一根消魂钉,还有高高举起的断念剑。
“师父,你知道被最爱的人剖心噬骨有多痛吗?”你知道悲伤到极致,却依然抱住幸福的回忆不愿遗忘,日日夜夜思念一个人的感觉有多苦吗?
…………

有多少爱,不是不可说,而是不能说。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她对他的爱,说出来,从此这师徒的缘分也会荡然无存,没有了存在的根基。

花千骨对白子画的爱欲说却不敢说,白子画对千骨的爱不想说却也最终暴露。

白子画认为:“小骨还小不懂事,分不清爱与孺慕之情不是她的错。可是自己已经活了三百年了,难道还堪不破这世间情爱么?过去对她的所有关怀与爱护,护短与包庇,因为这份不一样感情的出现,全都变得肮脏和可耻了起来。”

叫他怎么接受?他竟一直以来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弟子,抱有那样龌龊的心思。这是比春药更甚的奇耻大辱,给他们过去所有一切美好的曾经,都蒙上了尘埃。

他的心因她的爱茫然过,挣扎过,痛苦过,也温暖过。浸泡在她的全心全意里,因她每一次的付出而感动震惊,为她每一次受伤害心疼颤抖。她给予他的爱如此美好,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相比。可是理智让他只能一次次下狠心逼她放弃。却没想到,连自己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受了他十七根销魂销魂,一百零三剑,容貌声音俱被毁,最终流落蛮荒;他为她三百年的修为俱失,替她受六十四根销魂钉,癫狂疯魔两百年,他为她付出的一点都不比她的少。

一场旷世之恋的终结,卸去一身职责的白子画和失去记忆的小骨携手而行,这一世,他只为她一个人而活。这是一个貌似圆满的结局,但对白子画来说,真的是圆满的结局吗?

真正爱一个人,如果两人又没条件在一起,放下执着相守的执念,选择成全和放手,何尝不是对一个人的深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很庆幸你终于来了,在我差一点放弃的时候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