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纹是灵魂的梯子

经历岁月的刻痕,原来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题记

每每傍晚时分,我和妻子倚在床头,经常不厌其烦做的一件事就是互相给对方捉白头发,那些白头发生命力极其旺盛,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势,看到白头发越生越多,不免感叹岁月的无情。

一个早晨,妻子更是在镜子旁惊呼:“你看,我这眼角怎么一下子生了这么多皱纹啊,唉!”

那一声叹息似乎生生地将青春的尾巴割了去。真的是老了吧,马不停蹄地要跨入衰老的丛林了。

只是,老去了又何妨!

每个孩子都要成长,每个成人都要老去,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何须伤感!相反,你要向你的皱纹致敬,那是岁月赐给你的勋章!

孙犁在他的一篇散文中写道:“如果老了,我就什么也不干,发发呆,因为没有年轻时的睿智和聪明了,所以,我什么也不写了。我怕留下垃圾文字,我不让人笑话,我要优雅地老去。”

这实在是一种难得的豁达,对生命时钟的敬畏。

没有人可以成为真正的不老传奇,老去有什么可怕,青春是礼物,衰老又何尝不是,那种瓜熟蒂落,叶落归根的归宿感,不是年轻人能够体会得到的。而且,我始终认为,我们额头上的皱纹是上帝召唤我们去他的花园赴约时要走的阶梯。

是的,皱纹是灵魂的梯子,会引领我们奔赴上帝的花园,去领受那里的无上荣光。

塔莎·杜朵说:“对我而言,随着年岁增长,日子过得更充实,且懂得享受生活乐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光。”

“著名的生活艺术家”,有人这样评价塔莎·杜朵,除此之外,她还是著名插画作家、凯迪克大奖获得者、女王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她一生著有80本以上的著作。和这些成就比起来,人们更津津乐道的是她整个晚年的生活姿态。

57岁的时候,塔莎孤身来到佛蒙特州的一座山丘上,建造了一栋18世纪风格的乡间别墅,开始了一个人的田园生活。

她喜欢园艺,她的花园是一座充满童话色彩的花园,一簇簇的洋水仙、各色月季、三色堇、百合、罂粟,郁金香......

房前屋后的一大片蜀葵,漫山遍野的各类香草,通往小路的洋地黄等等,开满苹果花的苹果树,高大的黄杨树,都将整个庄园点缀得无与伦比的美丽。

她热爱耕作,但她不觉得辛苦,相反她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因为她是一个懂得选择自己要过什么样生活的人,不管年纪多大,生活其实有无限可能,这是她告诉我们的道理,而她也一直这样言行一致地告诉周遭的人,她这样的生活很幸福。

她是个热衷于绘画的人,并且她的绘本在世界上享有很好的声誉,受到广大读者的喜欢,只看着她娴静地在门前的桌子上作画的样子,就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满足感,不免令我们感叹,如果自己变老了也能如此这般该是件多美妙的事儿啊!

她擅长烹饪,用她亲手种植并收获的各种原材料制作各种可口美味的食品;喜欢缝制衣裳,自己缝制了玩偶,连玩偶的心脏、肚肺都精确地缝制在胸腔里,为她们做衣服,并且搭建了美丽的小屋和精致的生活用具,把她们当做生命来精心对待;喜欢编织花环,并时不时地戴在自己的头上,这种少女般的浪漫情怀,她保持了一辈子。

即使90岁高龄,塔莎仍照顾着她的庄园。登梯子摘苹果、挤山羊奶、栽花种草……动作敏捷,做事轻快,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90多岁的老人。身穿复古长裙的她,像公主一样美丽。

她说:“我一向以度假般的态度过着我的人生。每天、每分、每秒,我都在享受着啊!”

2008年6月18日,塔莎·杜朵在自己的庄园里,在儿女和朋友的陪伴下,戴着老花镜,穿着自己织的裙装,安详离去。

阅读她的故事,让我们深深懂得,原来劳动这么快乐,幸福这么简单,即使很老很老了,也可以这么优雅。

或许,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所秘密的花园,香草果实,美满丰盛。或许,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一直有这样的一位塔莎老奶奶,她超越国界、超越时间空间,她是创造的化身、她是对生活爱的化身、她是自由的化身,她代表了人们对生命、对生活的深层的渴望,她是大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未能实现却渴望成为的自己。
  
对于塔莎奶奶而言,从一月到十二月,每一天、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都是那样美好。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像塔莎奶奶一样,在大雪覆盖了农庄的时候,披一袭艳红的连帽斗篷,轻盈地拾阶而下,踏雪而行;你也可以像塔莎奶奶,在夏日的午后喝上一杯茶,坐在阳台上聆听各种鸟儿和小动物的叫声……
  
塔莎奶奶用自己的生活告诉你,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和自然。

“不管你现在多大年纪,生活其实有无限可能!选择自己要过的生活,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别忘了与最亲爱的人,分享每一个可以更幸福的机会,让每个都会或即将步入老年的人,都能拥有最简单的心灵满足。你会发现,经历岁月的刻痕,原来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

所以啊,衰老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它只是一个可以让你变得更加优雅的舞台。此生或许有太多的不完美,或许有太多的遗憾,都轻轻地放下吧。

我坚信,许多年后,在我枯萎谢幕的地方,一定会诞生一个漂亮的婴孩儿,小小的掌心里托着我此生无法圆满的念想,用他最纯最纯的泪水滋养,然后再度将它们推向前台。那是又一个轮回——这世界,我来了!

所以,当妻子在镜子前不免又发出韶华易逝的喟叹时,我对她说,“就算你有了皱纹,也定然会有优雅,在你的皱纹间跳舞。”

好听的话就是受用,妻子心花怒放,细看那眉眼处的皱纹,果真如同在跳舞一般。

既然受用,便索性将那好听的可以令人愉悦的话一讲到底吧:

“世人皆爱,花开正艳,唯我赏你,风卷残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趣 » 皱纹是灵魂的梯子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